400-123-4567
banner

365bet体育直播

当前位置:主页 > 365bet体育直播 >

岁月不负追梦人

发布时间:2020/03/15 点击量:

《春江水暖》

《梅雀迎春》

    家里有两幅画,一幅《春江水暖》挂在书房,一幅《梅雀迎春》挂在客厅。这两幅画是闺蜜袁秀萍送给我的。只要看到这两幅画,我就会想到可爱的故乡——“文献名邦”山西平定,眼前便闪现出60年前邮电局宿舍“联欢会”的场景。

    童年追的是理想之梦。秀萍与我结缘于1960年秋上小学的第一天。那天放学后,我忽然发现与她回家走的是同一条小巷,原来我俩不仅分在同一个班,还是邻居,从此我们形影不离,每天迎着朝霞结伴去学校,放学踩着夕阳一起回家。

    秀萍是典型的淑女,皮肤白皙,身材修长,乌黑的头发编成小辫子,辫子上扎着鲜艳的蝴蝶结,很是美丽。

    秀萍不仅人长得美,性格也好。她话不多,文文静静的,玩游戏从不争强好胜,遇到“纠纷”,总是谦和退让,打扑克输就输了,一点也不着急,顶多说一句“咱们去跳格子好吗?”我们就欢快地飞出屋子,抢跳格子的地盘去了。

    我是典型的“野孩儿”型,秀萍的文静影响了我,每天除了吃饭睡觉,我就在秀萍家里“泡”。

    秀萍家住的是县邮电局宿舍,是一座三进四合院,每到周日,我把妹妹也带去,秀萍家姐弟三个,再加上四合院里其他小朋友,我们一起唱着跳着把前院后院、前门后门的高低台阶玩个遍,躲猫猫、捉迷藏、踢毽子、跳绳、跳橡皮筋、拍皮球……邮电局宿舍就跟举办“幼儿园联欢会”一样。

    但时间不长,我俩就对“幼儿园联欢会”失去了兴趣,主要原因是秀萍家的“书城”强烈地吸引了我们。秀萍的父亲在县邮电局上班,给她订了很多很多《儿童画报》《小朋友》《中国少年报》之类的儿童报刊和大人看的各种报刊杂志,一、二年级的我们还认不了多少字,我俩就先看上面的画,有拼音的先读,没有拼音的,就急切地盼望着叔叔阿姨下班回来,缠着叔叔阿姨给我们读讲。叔叔阿姨问得最多的是:“你长大后想干什么?”或者拿出刊物上的“考考你”来让我们回答,答对了,有糖果奖励。我们真开心啊!就连晚上做梦,也在回答叔叔阿姨给我们出的各种“问答题”。

    梦得最多的,是在回答“长大想干什么呢?”每个小孩子每次回答都不同:

    “我长大要当大师傅(厨师),蒸白面馍馍,做大炒肉!”

    “我要当兵,挎真手枪,去抓特务!”

    “我长大去种菜,种好多好多大白菜。”

    “我长大当新娘子,穿绸缎衣服,梳大辫子扎红蝴蝶结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院子里充满了欢声笑语。美丽的童年,做梦都在笑。爽爽的笑声告诉人们:童年追的是理想之梦!

    秀萍的青年和中年追的是贤妻良母梦。

    1966年秋季,我俩都考上了平定一中,但因为历史原因,只读了两个月。

    秀萍家是非农业户口,我是农业户口。初中毕业后,秀萍早早参加了工作,被分配到平定县塑料厂。我回到平定县城关公社城里大队春种秋收,过着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日子。

    每逢下雨下雪出不了工,或晚上秀萍下班以后,我就匆匆扒几口饭,迫不及待地跑到她的单间小屋里,听她聊她的爱情,聊她的单位,聊她的同事和厂里的趣事;而我,则告诉她如何辨别韭菜与麦苗,漆黑的夜晚在农田里“看羊”遇到狼的险情,聊“铁姑娘”在例假期间喝凉水也不会肚子疼等鲜活的“田间私语”。聊到开心处,我俩常常笑得前仰后合。

    1975年,我被推荐为“工农兵学员”到山西大学中文系读书。秀萍为了专业提升,刻苦自学化学,在改革开放中带头承包主打产品,成绩显著,她的丈夫也当上了印刷厂厂长。不久,秀萍生女,并和丈夫成为我们县第一对领取独生子女光荣证的夫妇。当时,在传统的生育观占主流的小县城里,他们夫妇的“领证”一事,还引起了大街小巷的热议。

    1978年秋,我被分配到昔阳中学当教师,1981年生了女儿后,调回平定一中。1984年,我随当兵的丈夫离开老家,定居在千里之外的安徽马鞍山。那时通讯还不发达,打长途电话要到邮局去排长队,我和秀萍渐渐失去了联系。

    再次相见已是2006年,我又回到了邮电局宿舍。宽敞明亮的房间依然充满了温馨与宁静。阿姨离开这个温暖的家已经好几年了,叔叔卧病在床但神志清楚。趁秀萍进厨房给我烧饭之际,叔叔简略地告诉了我秀萍这些年走过的路。

    秀萍是长女,弟弟成家定居在外地,妹妹成家在阳泉。父母身体不好,全家全靠秀萍和丈夫操持。在二老多年卧床不起的日子里,夫妇二人精心侍奉床边。20年间,父母家、婆婆家、自己的家还有弟弟妹妹的家庭,家家的柴米油盐酱醋茶,犹如赤橙黄绿青蓝紫,或淡妆,或浓抹,在他们夫妇的统筹调和下,画面赏心悦目并时有亮光闪闪。

    但安稳的日子没过几年,秀萍的丈夫因常年劳累生病,又遭遇诊疗失误也卧床不起,他们的单位相继倒闭,妹妹的女儿也长期在她家里由她照顾。不仅经济上入不敷出,精力上更是“压力山大”。20年里,尽管风霜雨雪不断,但秀萍坚强地扮演着保姆、监护人、护士、护工、幼儿教师、特殊教育老师等多重角色,为老小病弱撑起了一片天。

    更难能可贵的是,相见后,除了她在厨房里为我烧饭的时间,我俩唠嗑一直没停。五六个小时的“谈新叙旧”中,她的脸上自始至终洋溢着幸福与满足的笑容,吐字依然像以前那样,声调不高却给人极强的感染和吸引力。她和我聊对丈夫早日康复的信心与希望,聊和亲家之间的和睦相处,聊对老师和同学的思念,聊对国家政策的感激……

    最令我震撼的,是她在这么长的唠嗑中,只字不提这20年间的辛苦和付出,也没有听到她吐哪怕半个字的怨言。

    是叔叔告诉我:秀萍奔波于阳泉、石家庄、北京之间,为丈夫转院治疗;阿姨反复进医院出医院的最后时光,秀萍两点一线陪侍,直到阿姨安详地辞世。当我目不转睛地看她为卧床不起的丈夫和父亲端汤喂药,翻身擦洗;为妹妹的女儿喂饭喂水,陪伴玩耍,我才真正理解了贤妻良母的确切含义,同时,也深刻地意识到自己是多么不称职。

    秀萍从花甲开始,追的是银色的梦。

    天佑好人。踩过了生活中的崎岖和泥泞,秀萍终于踏上了宽敞平坦的康庄大道。丈夫从躺了多年的床上重新站了起来,包揽了大部分家务,妹妹的女儿结婚成家,外孙女考上了县城的重点高中,女儿一家过着幸福甜美的好日子。

    秀萍终于可以走出家门,鱼跃大海。她上了市老年大学,报了她所挚爱的书画班。

    上了老年大学之后,秀萍将自己的聪明才智发挥得淋漓尽致,艺术天赋被不断发掘。

    秀萍的画作在专家的眼里,也许算不上高水平,但在我的眼里,她的每一幅书画作品,都是精品。无论是山水画、人物肖像,还是书法、篆刻,在我看来,它们都像一盆盆鲜嫩的牡丹、芍药,像一株株红梅,既有荣华富贵的繁茂,又不失山花烂漫中的“微笑”。画面养我的眼,画画的人养我的心。每天干完家务,我总要坐下来赏读一番这两幅画:

    《春江水暖》:一江暖暖的春水,好似钢琴里弹出悠扬婉转的曲调,弹走了严寒酷暑,弹来了人面桃花。先知先觉的鸭子在暖暖的春水中沐浴,一边吟唱一边衔起一片花瓣……

    《梅雀迎春》:老树新枝上,红梅翩翩起舞,小鸟鸣翠,数片半青半黄的叶子好像刚刚从冬眠中醒来,惺忪中不急不慢地穿新衣……

    60年弹指一挥间。年年岁岁春歌绵绵,春江水暖;岁岁年年春意融融,春暖花开。

    秀萍把她的第一幅作品赠与我,并请县里的书法名家题字,又精心装裱,让我美滋滋地把这两件画作从山西带到了上海。

    我喜爱秀萍的书画,更喜欢她的微信名——阳光明媚,因为名如其人。我俩虽然远隔千里,但只要一看到她的书画,就感觉自己沐浴在明媚的春光里,四肢舒畅,心灵通透。秀萍性格平和,接纳程度宽广,退休前在单位,她是那种方方面面都能接受的好职工;退休后,她是同学圈、朋友圈和微信群里都争着点赞的人。我只要一见她、想到她或是赏读她的画,就可以安静下来,全神贯注地听她说,轻松愉快地和她聊,聚精会神地欣赏她的书画,聊到看到心领神会处,独自也能开心得前仰后合……

    年前小聚,我有点担心地问她:“你在老年大学报的电脑、书画班都拿到了证书,以后,老年大学会出新规则,像咱这样连读好几年的老学生报名可能要受限,怎么办呢?”

    她还是如60年前温柔地笑着说:“不管报上报不上,我想继续画下去,同时再学学书法,条件成熟时争取举办一次家庭书画展,赠送亲朋好友各一本画册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啊!好啊!好美好美的梦想!”我从心底连连叫好!秀萍真不愧是“文献名邦”的好儿女,老骥伏枥!银发追梦!

    我想和你一起追梦!

上一篇:他和她

下一篇:没有了

返回
澳门大三巴注册网址 金沙澳门国际娱乐场 澳门美高梅官网 澳门金沙平台官网 澳门星际 金沙网站 澳门金沙平台网站 澳门星际注册官网 炸金花游戏下载 美高梅国际 澳门新濠天地 澳门葡京注册网址 华人世界网址 澳门美高梅平台官网 澳门凯旋门官网